是咸鱼。
满脑子。
黄色废料。
只会开车。
偶尔发刀。
流all裘all社。
主啃裘杰食。
您安。

『裘杰』bong——

*私设过多注意。
*贼短注意。
*杰克死亡注意。
*ooc预警。
(1)
“呵”精美的玫瑰手杖再一次掉落在了地上,当绅士再一次弯下摇去捡拾时,他察觉到了舞台上那红衣小丑的目光,是在看他吗?呵,卑劣的下等人有什么资格这样看他?

绅士抬起头来,正好注视到了那人看他的眸子,小丑刚表演完,在脱下帽子的同时朝绅士笑了一下,绅士回以了笑容,但是谁又知道,绅士在想些什么呢。

绅士是受邀来到这里看马戏的呢,邀请他来的是一位美丽的女士,但是在绅士陪她去打扮妆容之后,她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呢。

对的没错,那位美丽的女士是被绅士所杀了的呢。就在马戏团内,看着那样一个美丽的,充满魅力的生命在自己的手下逝去,真的很自豪呢。

而后绅士就再也没有来过马戏团了呢,也就不会知道,有一个人目睹了他在马戏团的所有所作所为,并且草率的爱上了他呢。

哦天,反正绅士知道了也没关系呢,他不介意再多杀一个人的呢。

(2)
在一座单身公寓内,月亮亮的吓人。

“砰”一声,一个年轻女孩的生命逝去了,纵然那个女孩是一个妓女,纵然杀了她的人是一名优雅的绅士。

绅士很有兴趣地将那不幸的女孩四肢一个一个的分解开来,开始开膛破肚。没有事情的呢,反正他一点儿也不急的呢。“嘀嘟嘀嘟”的警|车声由远至近地传来,绅士的脸上依旧挂着优雅得体的微笑,他的手却是从他那优雅的燕尾服之中飞快地掏出了一个玫瑰花,将它戳进了那妓女额头上的那明晃晃的枪|洞之中。

做完这一切后,绅士不急不慢地将身上沾染上的血迹抹去,毕竟那群警|察看见自己走出去一定会查的,难不成要自己送上门去?不可能的。

绅士大步走到窗边,向着窗下望,好的这里是三楼,距一楼大概只有八米。绅士思考了几秒,便飞快地按住窗框跃了下去。

但可惜绅士的离开被他那一身华丽的服饰给阻挡了,过紧的燕尾服使得他的腿无法蜷缩保护他的四肢,从而使得绅士落下时必需用手来减缓坠落带来的冲击力。

“cao,真倒霉。”绅士不禁暗骂了一句,他用右手去摇了摇左手,天,已经毫无知觉了。他摸了摸自己的手的完全肌体,发现自己的左手已经断了,令绅士不禁咒骂一声。

天,早知道会这样今天就带个消音器了。绅士如实想。

好的,确认了自己的左手已经断了的绅士巡视了一圈的环境,天,现在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太妙。左前方草丛内有三个警|察,门口有四个警察,他们都在向绅士靠近。

今天估计是要砸在这里了。绅士心里这样想着,从别的死死的的袖子之中抽出一把左轮手枪。他本并不准备拿出这把老伙计的,但是形势所迫,它还是被绅士所拿了出来。绅士朝弹夹中看了一眼,不错,有三颗子弹,够用的了。

绅士抬手,朝那在左前方的三个人中打了一枪,好的一枪爆/头,右手因为单手拿枪被冲击力震得生疼,但绅士顾不得这么多了,他看了一眼四周,那群警察因为惊吓,快速围拢过来,他又打了一枪,却没有打中,现在,只剩下最后一发子弹了啊....

绅士勾唇一笑,在那群警察惊慌的眼神中,缓缓举起剧痛的右手,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。

“bong——”
(3)
绅士觉得自己的头很痛,也是,子弹都已经从太阳穴之中直接穿过了,那样怎么可能会不疼的呢?

绅士感觉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,就到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,自己当初是为什么死亡,是为了什么而杀掉那些妓女

哈,绅士感觉整个人的意识都是混混沌沌的,他想要动一动他的身体,但是却忘记他已经死了的事实,是啊,他已经死了

死亡了啊......

意识朦朦胧胧的,完全感觉不到发生了什么。

现在的自己,一定身体腐烂了啊......

时间的光轮在飞速的转动着。

绅士的耳边忽然响起一阵男子的声音。

“杰克......我找到你了......我找到你了啊”

红发的独腿男子抱起那腐烂的尸体,在那尸体的耳边说道。

......

绅士想睁开眼睛,可惜他已经没有了眼睛,他的眼睛早就被那些丑陋的乌鸦们啄去。

绅士感觉好像有人紧紧的抱住了自己。

在对着不可能会答复的自己道些什么。

“属于我的物品。”

“属于我的。绅士。”

评论(8)
热度(29)

© 是想太阳周可儿的素凉! | Powered by LOFTER